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不满蔡英文去中国化!刘兆玄辞中华文化总会会长(图)  

2016-11-23 18:59:15|  分类: 台港澳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11-23 11:59 中国台湾网
       

台湾“中华文化总会总会长”刘兆玄宣布离开“文总”职务,以后不再过问所有运作与业务。(图片取自台媒)

         刘兆玄辞“中华文化总会会长” 斥蔡当局铺天盖地介入

          中国台湾网11月23日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会长”刘兆玄22日举行记者会,宣布辞去“总会长”一职。刘兆玄表示,有两件事情让他非常沮丧,因而决心离职,不会再去上班,今后不会再过问“中华文化总会”所有运作与业务。他并指出,若未来蔡英文担任“文总会长”,不要为首去中华文化,否则又要争取“中华文化总会长”,是荒谬的现象。

蔡办发言人已成为12名“委员”发言人?

据报道,刘兆玄表示,蔡英文办公室发言人黄重谚连续两个晚上,因为“文总”12名企业界“执行委员”,重砲抨击“文总”人事。刘兆玄说明,黄重谚第一次发言,为12位“委员”背书;第二次发言为“委员”21日未出席会议辩解。对此,刘兆玄抨击,黄重谚已变成他们12位的发言人。

刘兆玄指出,从蔡办发动500多名新会员入会开始,包含党团、媒体、“行政院相关部会”,甚至“国安”高层等,通通铺天盖地介入。蔡办已经站在第一线指挥,匪夷所思。

柯王乔“文总”人事? 刘兆玄:文化人尊严何在

此外,刘兆玄表示,在新闻上看见,柯建铭、王金平两人“大喇喇”公开表态是他们促使“文总”流会,甚至还说要进一步“乔文总人事”问题。他感到傻眼,并指出,“文化总会”人事,要用“乔”(商议)事的方式处理,要他怎么面对文化人,文化人尊严何在。他表示,原先希望能够按照“人团法”选出“好的文化人”来当“会长”,但是后来幻灭,因此不再玩下去。

刘兆玄指出,“文总”人事受到主关机关“内政部”行政干扰介入,让会员大会开不成,让“执委”受到来自许多方面关说与压力,包含业务相关主管。对此,刘兆玄表示,这是不对等的力量对付企业人、文化人,他为他们觉得不舍与不平,表示自己无法再坚持下去。

他表示,离任后原想请副“会长”刘吉人代理,但未得到首肯,最后找主管单位“内政部”。“内政部”公开强调继续辅导“文总”合法召开会员大会完成理监事改选事宜。刘兆玄表示,请主管机关“内政部”现在即刻介入辅导。

据报道,“中华文化总会”人事风波不断。刘兆玄本于11月21日任职届满,前“立法院长”、国民党不分区“立委”王金平领衔,偕同担任“总会执委”的12位企业家于20日发表声明,呼吁“循历届届惯例完成交接”,被视为是传达蔡当局的信息。这12位“执委”皆未出席21日的“执行委员暨咨询委员会议”,导致会议流会。

刘兆玄:“文化总会”既非民间社团,请蔡办编预算

刘兆玄表示,蔡办认为“文化总会”非民间团体,既然如此,刘兆玄建议“中华文化总会”变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里面的单位,编列预算让“文总”永续发展。避免每四年需动员几百名会员入会,奇怪的事情持续发生。

此外,刘兆玄表示,中华文化渊远流长,是两岸最大公约数、全球华人认为的文化根本。近几年来,许多西方学者、专家,希望从中华文化中汲取创造新的普世价值。“文化总会”任务第一条便是弘扬中华文化,若未来蔡英文担任“文总会长”,不要为首去中华文化,例如,删书法、扯铃(空竹)预算,这些都是去中华文化表征,如此又要争取“中华文化总会长”,是荒谬的现象。

刘兆玄对“文总”行政部门表示,这段时间同仁非常辛苦,没有因为外界纷扰,工作士气受到打击,对他们表示最高敬意。而他们也会持续坚守岗位,继续推动业务。(中国台湾网李宁)

【背景资料】

蒋介石于1966年创立“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会长”以往都由台湾地区领导人担任。马英九接任后决定转型,2010年初改选刘兆玄担任。刘兆玄于2013年连任“会长”,应于本月21日卸任。

今年520台当局政党轮替后,“文化总会”成为蔡当局目标。8月间有“亲绿”媒体发难,认为“文化总会”应回归过去,由蔡英文担任“会长”,并批评刘兆玄“恋栈”、“赖着不走”。随即“文化总会”突然涌入大量入会申请表,包括蔡英文在内。此举被认为蔡当局欲“洗绿”“中华文化总会”。

台湾抗日纪念碑碑文“还我河山”被拆(图)

       2016年11月23日 12:51来源:观察者网
      台湾一抗日纪念碑碑文被拆原住民:感觉不受尊重

【观察者网综合】台湾屏东县石门古战场有一座纪念碑,碑文“澄清海宇还我河山”流露出当年当地人反抗日军的决心。

但据台媒11月21日报道,碑上的字迹现已被拆掉,当地民众十分错愕。

对于拆除碑文,屏东县文化处强调没有政治因素,只是想了解日据时期的字迹是否存在,拆下的碑文已被存放,正在研究如何呈现这两段历史。

民众讥讽道:“是抹灭历史的转型正义吗?”身为“牡丹社事件”受害者后代的原住民也觉得不受尊重。

“没先考据就拆成光秃秃,实在一头雾水!”来自高雄的游客摇头说,趁著天气微凉到四重溪泡温泉,顺道前往石门古战场等景点走走,没想到石碑上的字全消失,周边也没有任何说明,不知道是历史景点遭破坏,还是政府维修做一半,非常夸张。

石门古战场是“牡丹社事件”遗迹的一部分,在日据时期就以“石门战迹”被指定为史迹。

1874年5月,日军于屏东县射寮村登陆台湾岛,随后入侵石门(今屏东县牡丹乡石门村)。抗日派原住民强烈抵抗,但以失败告终,牡丹社酋长阿禄古父子身亡。

“牡丹社事件”后,1936年,日方在此兴建铜制的“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以彰显日军在“牡丹社事件”中的“功绩”。

台湾日据时期“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原貌

国民党政府赴台后,屏东首任县长张山钟将碑文改为“澄清海宇还我河山”。

2011年,屏东县政府依据“文化资产保存法”将纪念碑列为“碑碣”类历史建筑。

最近,石门古战场遗迹刚由屏东县牡丹乡公所收回管理。

牡丹乡长陈英铭表示,县文化处拆除碑文事前完全没有通知公所,原住民都有“不受尊重”的感觉,甚至以为是乡公所做的“好事”。他认为县里至少应该先和地方讨论,让乡公所先与居民沟通,避免出现“有碑无文”的尴尬景象。

牡丹乡一位老人说,根据口耳相传的历史,“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几个字,在日据结束后就疑遭民众凿坏,如果想恢复原有样貌,也应考证清楚再拆除,留下空白石碑实在不伦不类。

但屏东县文化处指出,县里一直规划要恢复“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原有历史样貌,本以为日据时代字样只是被覆盖,所以拆下现有碑文,先保存在县文资所。

没想到拆下后发现原文已经不见,县文化处认为两个时代的碑文都属历史遗迹,待年底“文资审议委员会”讨论后,再决定石柱上呈现哪个时代的碑文,而另一个碑文也会在一旁展示,并说明这段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