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末任港督声称:港独根本不会发生 将影响争取民主  

2016-11-26 08:06:09|  分类: 台港澳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环球时报
   

“末代港督”彭定康

       彭定康担心失去“道德高地” “批港独”插手港政另有意图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香港没有可能独立”,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末代港督”彭定康25日访问香港,强烈抨击最近因拥护“香港国”而被取消议员资格的梁颂恒和游蕙祯把严肃的宣誓变成了“学生玩的游戏”。彭定康曾多次因插手香港“民主运动”被批干涉中国内政,香港时事评论员陈凯文2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彭定康的言论并不意味着他不支持“港独”,而是因为“港独”主张造成了反对派的分化,这是他不愿看见的。

彭定康近日应前下属、香港政务司前司长陈方安生成立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邀请,抵港参加多个公开活动。据香港《明报》网站25日报道,彭定康当天中午在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时,虽然主题是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但他主动提及近日的“宣誓风波”及“港独”问题。他称,宣誓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自己在担任港督、国会议员时亦要宣誓。在英国北爱尔兰,曾有议员因不愿宣誓效忠女王,未能上任,“就是这么简单,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有相似要求”。对于近来“港独”思潮泛起,彭定康表示,将“港独”同争取民主混为一谈是不诚实和可耻的,“港独”根本不可能发生,也会影响港人对民主的支持。彭定康在发言中还表示,两年前“占中”运动中的年轻人“为争取民主积累了道德高地”,但若因为一些“港独”分子而失去,这是一个悲剧。路透社25日称,彭定康曾在1992年至1997年在香港任职,他自称“没有人比我更支持香港民主”。

彭定康批评“港独”意欲何为?香港时事评论员陈凯文25日向《环球时报》记者指出两点原因:第一,彭定康不是立场上反对“港独”,而是很清楚“港独”实际上不可行,并会予人口实,“肯定招来中央的反弹”。因此,他才会呼吁“港独”分子“回归治理及民主的要求”。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青政的“港独”主张造成了反对派的分化。“占中”失败后,不少反对派支持者感到迷茫,“港独”派提出更激进的“建国”和“抗争无底线”,从反对派手中拉走不少支持者。彭定康所言“占中积累的强大道德高地失去”,某种程度上即是指反对派的分裂,这当然是彭定康不愿看见的。

香港媒体也对彭定康背后的真意提出质疑。《东方日报》25日撰文指出,香港明年踏入回归20年,彭定康已是第七次访港。之前的每次访港,他都会和旧部下会面,“指点”香港政局。目前香港正值多事之秋,“港独”猖獗和立法会宣誓风波逼到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且临近下届特首选举,彭定康此时来港,看来又是唯恐天下不乱。《大公报》25日评论称,彭定康选择在立法会选举结束之后、特首选委会选举之前来香港,绝非偶然,显然经过精心策划。可以预见,这位亲手打开香港乱局乱象“潘多拉之盒”的政客,难免会在香港以“前主人”的身份肆意批评,对人大释法、民主自由、未来特首选举等“议论”一番。

   香港资深传媒人陈嘉莉25日称,彭定康访港短短几天,25日只是热身,最值得留意的是他11月28日在港大的讲座,明确推销2047议题,论坛只限本地大学生参与,但有网上直播,预计将是极具政治敏感的议题。

“‘港独’入侵选委会”,香港《大公报》25日发文称,继梁颂恒、游蕙祯等人参选立法会后,“港独”还入侵本届选委会选举,在1539名选委候选人中,至少有3人明确支持“港独”,包括资讯科技界参选队伍“IT Vison”的陈泽滔和王百羽,以及高教界“学界同盟2017”刘昕隽。《大公报》25日的社评认为,选委会既是特首选举的投票者、亦是特首选举的提名人,权责之大之重,可想而知。如果“港独”分子选特首,可谓“太阳从西边出来”,绝不容许,各界促政府严格把关,防止“港独”分子成为选委。

   

台党产会宣布将国民党中央党部大楼收归“国有”(图)

      2016年11月26日 02:17来源:央视新闻
     国民党遭绞杀中投、欣裕台将股权充公

台当局“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25日召开临时委员会,会中决议将中投和欣裕台公司等国民党转投资公司收归“国有”。

党产会25号下午召开临时委员会,讨论中投、欣裕台股权是否为国民党不当党产。主委顾立雄会后举行记者会宣布,委员会决议国民党必须在收到处分书30天以内移转所持中投、欣裕台等两家公司的百分之百股份为“国有”。

国民党部大楼

依此决议,不仅中投旗下18家事业,净值约156亿元资产全遭没收,由中投持有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八德大楼也将收归“国有”。顾立雄表示,“政府”将变成国民党部大楼的房东,只要没有迟付租金就可以继续使用。

顾立雄表示,处分书最快在28日、29日就会送交国民党,不过他还指出,国民党可以透过行政诉讼来救济,而且他也预期国民党会进行漫长法律战来缠斗。

洪秀柱:白纸黑字不如“党产会”一句话?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25号表示,中投公司现有的财产,大都来自过去党员与地方人士的捐赠,这些都是有白纸黑字、甚至立碑为证的。“难道这些也能被党产会一句话,通通认定为不当吗?”

洪秀柱说,法律是用来保障人民的,若当今台当局要利用法律来伤害人民,此先例一开,将会是台湾向下沉沦的开始,请“党产会”成员自重。

    

洪秀柱:谁能把人心找回来 才最够资格做党主席

      2016-11-25 22:29 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洪秀柱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专访,就党产清算、海外募款、明年党主席选举、台湾年轻人认知等问题与吴小莉展开对话。

有评论分析,以往国民党内最强的派系便是所谓的“党主席派”,只要掌握了党机器,便有上百亿台币的党产可以运用,然而如今国民党在野,党产也有归零的可能,未来也许会出现,党内有能力募捐者自立山头的局面。对此,洪秀柱表示:谁能够把人心找回来,才最够资格做党主席。不是靠钞票,而是靠理念、理想和愿景去吸引人。千金散尽没有关系,人心回来才重要。

此外,舆论认为朱立伦、郝龙斌和吴敦义都是明年国民党主席热门的人选。洪秀柱回应:在党面临这样困境的时候,还有人愿意说“我要来承担”,这是好事,我们当然给他们拍拍手,鼓励他们,可是不要忘了,是要党员来决定。  

2016年的7月25日,蔡英文力推的《政党及其附属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在台湾立法机构三读通过。这一个由民进党发起,被形容为对国民党“抄家灭党”的法案,最终出炉。由此,国民党自1945年8月15日以来所取得的财产,面临着被调查清算的命运。

随后蔡英文政府又通过了组建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下达行政命令冻结了国民党的银行账号,使得国民党面临着“断炊”的困境。为了不让“百年老店”就此破产,在11月9日的中常会上,国民党决议进行裁员和减薪计划。

洪秀柱向吴小莉展示父亲的照片

吴小莉:这次大概有六成左右党员要被“瘦身”,这个“瘦身计划”是在国民党成为在野党之后,因为“党产问题”才开始的吗?

洪秀柱:我们叫做“组织改造精(简人)事方案”,国民党不再家大业大,国民党也不再能够靠党产过日子,哪怕它是合法的,这个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尤其碰到今天的政府,它完全是用追杀的手段,完全是一种“违法违宪”的手段。今天这党产已经不是我们可以依靠的,甚至已经变成我们的负担了。

千金散尽没有关系,可是我们的组织要不要重新加以检讨跟计划?你要人家捐钱给你,可是发现说你冗员一堆,那为什么要捐钱给你呢?所以这是国民党想要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不得不然的一条路,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织改造,让国民党在人事调配上也配合以后地方党部组委的直选,地方党务直选出来之后,你要有募款功能,党中央给你的员额,由党中央来负担它的薪资,但是你因为工作的需要,你要自己去募款。今天我们面临一个困境,就是现有的党工,退休金要足够,哪怕退职金的结算金也要够,我们被困在这个点上。

11月4日,周五,台湾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在国民党与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的行政诉讼确定前,给党工发放薪资的银行账户不能冻结。

国民党在11月7日,也就是周一上午9点,派人前往银行想要解冻账户,却被“党产会”抢先一步,在8点55分银行开门前,下达行政命令,再度冻结了国民党资金。

洪秀柱:它是一个黑机关,一个不当党产委员会,可以对一个合法的政党做这个事情,它明天对企业也可以干这个事情,对个人也可以干这个事情,这非常让人匪夷所思,而且是民主倒退的做法,但是我们碰到了,我们想办法去解决。所以我们必须募款,我知道这个方案推下去,党内肯定会反弹。

吴小莉:您指的“瘦身方案”?

洪秀柱:当然会反弹嘛。请问,对我要连任这条路是利还是不利?当然不利!

但是我能不能因为对我的连任之路是不利的,我就不去做这个能够让国民党脱胎换骨的工作?我必须要做。而且我希望把它完成,我更希望离开国民党的这些党工同仁,他不是含着眼泪离开的,不是含着仇恨离开的,他理解到时代环境的不同,必须要做这个事,然后还能够回来做党的志工,把他的经验传承。

这个制度建立了,谁来做党主席都OK。他就按照这个制度走,那是国民党真的脱胎换骨的时候,这样也能够让世界各地的华人社会,不要说是我们自己台湾内部了,人家愿意,自助人助,自救人救,你自己先自己做好,别人的助力才会四面八方来协助你。

吴小莉:有位凤凰网的网友问,要怎么给您领导的国民党捐款?非常佩服您的魄力和勇气,您两次来都想找您,但是没有机会。如果是您领导的国民党,还是冲您的魅力,愿意捐助国民党渡过难关。

洪秀柱:其实我也收到过很多类似的讯息,就是因为我,洪秀柱,你这勇气可嘉,所以我要来声援国民党,愿意来捐款,当然我们捐款也有很多的限制。假如是党员,要拜托大家捐助特别党费,叫做救亡图存特别党费,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党员了,我们有政治献金的一些限制,就是你大概可以捐多少钱,在什么样的条件之下你才可以捐,我们捐款的账户是什么,我们都公告周知,让大家晓得。

吴小莉:海内外都可以捐款吗?

洪秀柱:假如你户籍在这儿,当然也是,我就准备到海外效仿国父,到东南亚,到美国,到侨社去呼吁大家来捐款。

吴小莉:怎么样去解决党产被冻结的问题?

洪秀柱:党产被冻结的问题,我们当然要打官司。

吴小莉:这个是旷日费时。

洪秀柱:打官司旷日费时,这一方面我们不惜,未来如果必要,不惜有其它的抗争活动。另外,如果这些钱一时不能到位,可能从明年1月开始,我们的调薪计划要来。

吴小莉:就是降薪。

洪秀柱:就等于说稍微减薪,减薪的幅度是中央层级越高减越多,层级越低减越少。

吴小莉:你可能还会面临人才的流失。

洪秀柱:对,你的人才,真正的人才,在你这份微薄的薪水之下,他愿不愿意来投入你的工作?

吴小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您现在确实无米。

洪秀柱:没有错。

吴小莉:而且国民党又不执政,在“立法院”也是少数。地位也是比较微弱的时候,募款可能没有办法像以前那么样容易。

洪秀柱:对,没错,而且我们不执政,讲句难听话,社会是现实的,企业怕万一人家知道了捐钱给你,人家来查税找麻烦。它们(蔡政府)也是用这一套来吓企业界的人,确实如此。可是我不能因为这样子,我就等在那边被人家打趴,被人家打死,它本来就希望在2020年之前把国民党打得死无葬身之地,然后没有人可以跟它竞争,它变成独裁的政府,我们能够坐以待毙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个是国父说的啊!

面对党产遭冻结,党工的薪资发放困难的局面,国民党一方面启动“瘦身计划”,减少开支,另外一方面,也号召党员缴纳特别党费。而洪秀柱则是以个人名义借款9000万台币,用以发放党工九月、十月份的薪水,她甚至表示“必要时卖自己的房子也在所不惜”。

有评论分析,以往国民党内最强的派系便是所谓的“党主席派”,因为只要掌握了党机器,便有上百亿台币的党产可以运用,然而如今国民党并不执政,甚至党产也有归零的可能,未来也许会出现,党内有能力募捐者自立山头的局面。

吴小莉:您怎么看国民党未来可能这样的发展?

洪秀柱:我认为,谁能够把人心找回来,才最够资格做党主席。不是钞票,而是你的理念,你的理想,你的愿景,你用什么吸引大家?这个才重要。千金散尽没有关系,人心回来才重要。

吴小莉:国民党的大佬钱复前不久也说过,国民党遭遇这么大的挫败,完全是因为自己造成的,有太多人私心自用,在党内兴风作浪,您也曾经说了一句话,就是说“家里有事家里讲”。

洪秀柱:对。

吴小莉:您赞成他这样的说法吗?

洪秀柱:可以说他讲的也不无道理,很多事情,你说一个团体没有多余的声音,那这个团体也不民主了。我每次看待党内的不同的声音,都认为那是很正常,很正常,因为个人的角度不同,所以它看事情不一样,但这时候我们就要说明,就要沟通,来形成共识,然后大家一致对外,这才重要,所以我才会说,有话在家里讲,家里什么话都可以讲,难听话都可以讲,大家把心里的话讲出来,然后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让大家能够接受,能够明白,有共识以后,一致对外。我们不要所谓的“放话文化”,那就不好,会让人家看笑话,看轻我们,

吴小莉:您这一届的国民党主席任期是到2017年的8月份,很快了。

洪秀柱:我们会提前选举。为什么要提前选党主席?

吴小莉:为了布局“九合一”。

洪秀柱:就是让新主席能够加紧布局,不能拖,加入我布局好了,万一不是我连任,你叫人家新的主席按照你的这个(布局),有点不太合适,所以我们会提前选举。

吴小莉:大概提前到什么时候?

洪秀柱:如果可能的话,就6月就选吧,越早选越好。

吴小莉:对国民党下一步的安排是好的。

洪秀柱:不管谁来当主席都是好的。

吴小莉:因为马英九已经提到,他不会再出来选党主席,朱立伦、郝龙斌和吴敦义都被称为是大热的人选,您怎么看?

洪秀柱:我觉得在党面临这样困境的时候,还有人愿意说,我要来承担,这是好事,我们当然给他们拍拍手,鼓励他们,可是不要忘了,是要党员来决定。所以还是一样,大家都可以来。

吴小莉:您会继续地竞逐吗?

洪秀柱:我当然会,我如果不去参与这个竞选连任的话,有很多的支持者也会觉得蛮失望,你太没出息了,对不对?而且我对于自己未完成的工作,是不是应该有企图心,有意愿去把它做好。

在北京参加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分组讨论时,洪秀柱第一场就选择了青年组听取建议。

两岸和平发展论坛洪秀柱采访:一共五个组啊,实际上我每个组都想去听听看,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选择了青年组,青年当然很重要了,这是我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青年的未来,因为是我们的希望嘛。

青年组发言同期:很多台湾的年轻人,他最先体验到的是“存异”这个现状,而没有体会到什么“求同”。是不是我们这八年来,只要是青年交流的部分,都没有办法累积所谓的民族认同?青年交流的部分,没有办法助于两岸青年“化异求同”?

吴小莉:网友提问,洪主席,会不会时间拖长了,年轻的台湾世代会真的变成“天然独”?

洪秀柱:这个当然我们必须要预防,而且我们国民党要负相当大的责任,没有什么“天然独”的问题,都是“人造独”,也就是这些年来,国民党对于自己应有的理念、自己的中心思想,缺少了跟社会各界的宣扬、宣导,很多地方很模糊,人家也搞不清楚,再加上教育。民进党又连着两次,上一次执政的时候已经把课纲变了,现在更是变本加厉,搞所谓“文化台独”,像类似这种情况之下,年轻孩子当然就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了解自己的历史,也不会珍惜现在所有,我们忧心的是。那未来怎么办?所以我觉得这是应该要力挽狂澜啊。

吴小莉:您曾经提到过说,要给国民党的年轻世代上升的机会,你看到了什么,你觉得需要给他们这样的舞台?

洪秀柱:我们感觉到年轻人跟国民党好像脱节了,他们觉得国民党是垂垂老矣的政党,所以我常常讲说,国民党虽然是一个百年政党,可是当初参加国民党、创建中华民国的这一批革命先烈可是年轻人啊,都是十几、二十几岁,三十几岁都是算很大、很老了,对不对?

所以国民党应该是充满热情、充满年轻精神的一个政党,怎么会垂垂老矣呢?我们为什么会跟时代脱节呢?这是我们要检讨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不能吸引年轻人来加入我们的行列呢?我们是不是让年轻人觉得在国民党团体里面,缺少了出头的机会,他没有舞台可以表演,这都是我们要去检讨的。

洪秀柱喜欢的名言名句里头,有两句来自秋瑾,一句是:“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

时钟拨回到2015年的4月份,当民进党派出了气势如虹的蔡英文投入选战时,国民党内的诸多“大咖”却都踟蹰不前,迟迟不肯表态,是否参加台湾领导人选举。没有人想到,会是洪秀柱挺身而出,率先领表,宣布参选。

“危局如斯敢惜身?” 是洪秀柱欣赏的另一句秋瑾的名言。

上一次采访洪秀柱正值她宣布投入大选竞逐,当时她也向我们坦承,在她整个的选举过程中,一直都不被看好,是在“换柱”声中,匍匐前进。

吴小莉:您曾经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换下来吗?

洪秀柱:没有,从来没想过会被换下来,当然既然被换下来,我一再强调,有遗憾,我说我没有遗憾就在说谎话了,人性来讲,走得这么辛苦,路都走了一大半了,四分之三了对不对?被换掉,当然有遗憾,没有怨恨。

吴小莉:有没有一点点对国民党的失望?

洪秀柱:如果严格说起来,程序是有点不正义,但是,我不要太去计较这些事情,难道要我去打官司吗?有人讲,你要去告!告国民党?那国民党不就变成“双包案”了吗?已经快要选举了,还有两个候选人没搞定到底是谁,那这才是误了党的大事,不必要这样。更何况,人生在世,很多路都可以走,你不是一定要走这条路,这条路碰到了阻碍,没有关系,不是别的路就没得走的啊。

吴小莉:上次大位的选举,国民党确实气势很弱,或者是说候选人跟蔡英文相比在民调上有落差,但也有一个说法,是临阵换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洪秀柱:确实是,我有听到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人因为这样没出来投票,也是有的,这难免,他们极力支持你,跟发疯了一样在支持你,突然觉得你被换掉了,那心理上受到的打击,我可能还没有这种感觉,他的打击比我感觉要重得多,所以像这样的会受到影响。

吴小莉:您比较阿Q嘛。

洪秀柱:对,你完全讲对了,神经比较大条,我比较阿Q,确实是这样,

随访:

洪秀柱:这个是谁,你猜猜看?

吴小莉:是您的父亲。

洪秀柱:这张照片我为什么放在这个地方?因为这几乎就是他白色恐怖时期受害时的样子,当年风华正茂、年少英俊,可是就是因为那一场灾难,让他一辈子郁郁不得志,我把它放在这边,一方面记得他曾经遭受过的苦难,记得以往的悲剧,告诉自己,不能让这个社会继续犯这个错误,同时也让他在这个办公室里面,看着你,他做梦没想到女儿会作为中国国民党的主席。

吴小莉:但是他当时跟你说过,如果有能力,要出来做点事。

洪秀柱:他说如果有机会,还是为“国家”尽忠职守,要好好做事。让他在这边随时提醒我,盯着我好好做事。

吴小莉:还有一位随时盯着你。

洪秀柱:还有一位我们的孙中山先生,要盯着我好好做事。

吴小莉:风华正茂的爸爸,在旁边还有一个风华正茂的你。

洪秀柱:这个女儿照这张照片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是因为粉墨登场,京剧打扮一化妆以后看不出来。

吴小莉:粉墨登场是演什么要像什么。

洪秀柱:所以我现在扮演的是角色,要像个主席的样子。

从犀利问政的小辣椒,转身成为国民党历史上首位女党魁,对于之前并没有过行政主导经验的洪秀柱来说,在这个“最为艰困惨淡的时候”,带领有着百年历史的国民党走出困境,是她最大的挑战。

吴小莉:现在作为国民党的党主席,要做行政工作,您觉得最大的差别在哪儿?

洪秀柱:做党主席跟做民意代表当然是相当不一样,民意代表是我自己要怎么质询就怎么质询,要怎么讲就怎么讲,可以自由发挥,包括情绪。

吴小莉:您跟我表现过拍案的状态。

洪秀柱:对,可以自由发挥情绪,但是今天角色扮演不一样,今天做这个党的大家长,我可以这样讲,你就不能够有太多的情绪。就算你听到很多不一样的意见,或是你不以为然的说法,但是你也不能够用那种直觉的反应去处理这些事情。

吴小莉:减少自己的情绪。

洪秀柱:对,当然还有各种的行政工作,不是我一个人在做了,还有那么多干部在帮忙,大家都要去分工。比如我刚刚讲一个“组改计划”,那是很繁重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家要集思广益,要去精算,为什么要减这么多人。

吴小莉:但这是您在接任党主席之后才开始的工作?

洪秀柱:没错,之前没有。

吴小莉:知道这条路不容易走,没有错,走最难的路。

洪秀柱:这非常难的路,但如果很难的路能够被我们走出来,这对党的未来何尝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吴小莉:按照您的说法,明年6月份改选的话,您还有大概7个多月的时间。

洪秀柱:对。

吴小莉:您未来这7多个月,作为党主席,您最想完成的事情是什么?

洪秀柱:我最想完成的事情,当然是刚才讲的组织改造了,“精(简人)事计划”要赶快完成,脱胎换骨,势在必行。

第二个就是论述,我们本党的论述能力太差,我常常跟我们党工同仁说,我说你对自己党的历史都不了解,请问:你怎么会觉得骄傲,我身为一个中国国民党的党员或者党工,我觉得很骄傲,你不了解这个历史,人家三言两语骂你,批判你国民党,你就缩回去,头抬不起来,腰也直不起来,我好像真的就是很差劲,那就不对了。

对一个不知道历史的人,包括整个社会,我说我们要找回我们的中心思想,找回我们党的党魂,意思是说,你不知道以往,你不认识自己,你就不会珍惜现在有的,不知珍惜现在,你怎么去创造未来?

最后,为了配合“九合一”的选举,虽然我说,很多的真正的布局是由下一届的主席来决定,可是我们也不能说,烂摊子一摊,现在我都不去找人啊。我们各种该做的计划,该做的事情,该找的人,该有的训练,我们都在做,先从党工自己一批批开始,然后我们对于各行各业,对年轻一代,一期一期在办,这个是必须要做的。

吴小莉:最后您对国民党的期望。

洪秀柱:对国民党的期望,找回自己的灵魂,我说党魂,找回自己的中心思想,都把它找回来,然后赢回“政权”,这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吴小莉:谢谢主席接受我们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