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媒体:有人说中国在联合国“又一次反对无效”?  

2016-12-23 07:28:16|  分类: 地区政治与地缘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政知道
     exo me?中国又一次反对无效? 

撰文| 赵萌

联合国官方微信最近有点火,半个月内,他们推送了以“中国反对无效”为关键词的文章。

12月22日,继10日《中国反对无效,安理会审议朝鲜人权后》,他们又更新文章《中俄反对无效,联大设立叙利亚追责机制》。前一篇在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朋友圈刷屏了,大家感慨,能做这么牛气的标题的也就联合国了,后一篇也很火,截至22日19时40分,推送后9个小时内,文章阅读数已经达46601,是12月1日以来阅读数最高的一篇文章。

联合国阅读截图

有意思的是摘要,这是为标题补充的立场,上一篇摘要是“面对朝鲜的大规模和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国际社会必须承担保护责任”,这一篇是“联大通过决议,设立了叙利亚追责机制。但问题是,这场会到底该不该开?”

为何这次联合国“纠结”了?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会议?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先介绍下这场会议的来龙去脉。

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临时增加了议程,决定就列支敦士登等国提出的一份要求联合国设立“协助调查和起诉自2011年3月以来在叙利亚境内犯下国际法所规定最严重罪行者的国际公正独立机制”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

为什么要拟这一草案?会议上,列支敦士登常驻联合国代表韦纳韦瑟这么说:叙利亚在冲突期间发生了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和践踏人权法的行为,可能已经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

列支敦士登常驻联合国代表韦纳韦瑟

那为什么不是安理会负责这件事,而是要诉诸联大?韦纳韦瑟也说了理由,秘书长潘基文和人权高专一再鼓励安理会将叙利亚局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处理。由于某些常任理事国否决权的使用,安理会一直无法采取行动。为此,列支敦士登和其他一些会员国决定另辟蹊径,希望通过联大决议来追究叙利亚境内发生的暴行。

这个会议最后的大结局是联大以105票赞成、15票反对和52票弃权通过决议,决定在联合国主持下,设立“协助调查和起诉自2011年3月以来在叙利亚境内犯下国际法所规定最严重罪行者的国际公正独立机制”,对叙利亚冲突期间涉及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追究责任,加速进行公正和独立的刑事诉讼。中国、古巴、俄罗斯、朝鲜等15国投了反对票。

投票结果

这个会到底该不该开?

为何有该不该开的争议?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先援引一下决议当事国叙利亚的观点。

对会议的最终决议,联合国会员国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表示反对,他认为,列支敦士登和卡塔尔等国提出的决议草案内容充满伪善。不光反对,这位叙利亚人还认为会议的本身就是“违法”的,也就是程序不正义。

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

贾法里指出,根据《宪章》第12条,联大没有管辖权设立该机制,这是安理会独有的职责。如果大会一定要做,需要安理会授权,由唯一的当事国政府同意。会员国不能认同这种危险先例,将干涉别国内政合法化。叙利亚代表的发言得到了俄罗斯、委内瑞拉、古巴、伊朗等国代表的积极响应。

有意思的是,联大找来了法律顾问,经过咨询,联大主席宣布,《宪章》第12条并没有阻止联大一般性地审议安理会的议程项目,尤其是当两个议程项目不是完全一致的情况下。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并没有。在联大说会议程序合法之后,叙利亚人这么回击,“对于驻场法律顾问的意见不敢恭维,他们多次欺骗会员国,对敏感问题错误裁决”。

绕开安理会合法合理吗?

虽然联合国对叙利亚有官方回应,但从微信推送的摘要看,他们依然是“纠结”的。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接着追问的是,绕开安理会合法合理吗?这里,我们又请外援了,这次的外援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陈须隆。

“这个会得到多数国家支持,肯定还是有一定合理性。但不得不说的是,安理会对国际安全与和平负有首要责任,叙利亚的安全和和平问题本来是安理会管辖的,联大是没有权力的,但是经过一些国家处理包装,淡化了安全问题,上升到人文主义的高度,就不是非得安理会管辖不可了。”陈须隆说。

政知君注意到,2012年2月,联大曾召开全体会议,讨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关叙利亚局势的报告。据路透社当时报道,这次联大讨论的关于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草案,与此前安理会上被否决的草案内容相似。

陈须隆解释认为,说到底,这是大国之间斗争的结果,背后还是西方国家在操纵,因为有些国家在安理会的目的没有达到,他们把斗争挪到联大来。“有些事情安理会这个渠道打不通,形成不了决议,但又需要国际社会干预,就需要联大。”

不过,他强调:“联大通过的决议效力没有安理会强,只有安理会决议才具有合法性,联大决议更多的是向相关方面施加政治压力。”

就拿这次设立的叙利亚追责机制来讲,陈须隆认为,效力如何要看决议内容,一般来说,虽然已通过决议推动机制建立,但机制的执行还是会面临很大阻力,特别是一些投反对票国家的正当反对。执行叙利亚追责机制时,就很难绕开俄罗斯。

为什么是列支敦士登提出的?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解释了中方投出反对票的理由,他说,中方强烈呼吁各方从叙人民的前途命运和根本利益出发,停止纷争,重回对话协商解决的正确轨道。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

陈须隆也认为这一会议忽略了叙利亚的民意。在安理会都一直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把问题带到联大,无异于问题解决,反而加剧了国际社会的分裂。

不过,这次会议引发的安理会和联大的关系也值得关注。

根据《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大会是由联合国所有会员国组成的组织。安理会是联合国最重要的机构,《宪章》显示,为保证联合国行动迅速有效起见,各会员国将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主要责任,授予安全理事会。

“现在很多联合国会员国对安理会不满意,称安理会代表性不强,很难达成协议。国际上有种声音,要发挥联大的作用。有的时候需要国际社会进行反应,因而某些国家主导,通过联大推动通过决议,从而施加政治影响。”陈须隆说。

最后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聊个小问题,为什么这次叙利亚问题草案的主提国是列支敦士登?

资料显示,列支敦士登是欧洲中部的内陆袖珍国家,处于瑞士与奥地利两国之间,国土总面积160.5平方公里,政知君算了下,列支敦士登国土面积大概是我们所在的朝阳区的三分之一。

陈须隆介绍称,联合国经常有草案是小国家提出的,因为一些小国家相对大国,更为中立。但很多时候,小的国家背后是有大国因素的,大国不亲自出面,而是做幕后的推手,这其中就可能存在大国和小国外交方面的讨价还价。

    

澳华裔议员发辱华言论 媒体:应让奸佞付出代价

       2016年12月23日 00:50来源:环球时报
      

林珊如(右)与波林·汉森(左) 

        单仁平:澳洲奇葩奸佞应当付出代价

澳大利亚极右翼党派“一族党”在昆士兰州推出一名华裔议员候选人名叫林珊如,是位女士。林女士大嘴一张,惊人言论刷屏了全澳亚裔社会。她宣称,一族党党魁汉森警告澳洲将被亚裔淹没的言论“正确”,并自称是“好亚裔”,而汉森讲的是“中国人”。

林珊如还说,“白人弄不明白中国人和日本人、韩国人之间的区别”。她声称中国是澳大利亚的威胁,中国会买下澳大利亚的企业、港口和房产。“太多中国的支持者来澳大利亚将会造成灾难,他们会组成自己的政府,你想要2000万中国人来澳大利亚吗?”

澳大利亚数十家华人团体22日发表联合声明,指责林珊如的言论不仅背叛了自己的族裔背景,也背叛了政治人物应有的操守,表现了她对澳大利亚民主制度的无知、蔑视与玷污。

这位林女士确实是个奇葩,汉森的种族主义观点在澳大利亚主流社会亦不被认同。林作为亚裔向追求“白澳”的政治力量献投名状,并且充当种族主义者的政治打手,将亚裔“区分等级”,搞“种族主义之下的种族主义”。林的表演让我们想到,随着亚裔在澳洲社会的地位提升,主流社会对他们的政治参与有着更多期待的时候,亚裔社会的一些败类利用信息不对称,两头忽悠,试图从加剧亚裔与主流的冲突、对撞中牟取私利。

道德上谴责林珊如这样的人是没用的,他们的良知早已泯灭。通过澳主流社会向他们施压也很难做到,澳社会不会有惩罚这些人的积极性。但是这些人损害了包括在澳华人在内的亚裔的利益,通过某种方式使他们感受到压力,从而收敛自己的行为应为“正义”的题中之义,至少应是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整个华人社会应致力于实现的一个目标。

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整个华人社会应当关心海外华人的处境,尽可能帮助他们,为他们谋取与自己种族身份有关的权益提供支持。比如,林珊如这样的人应当上中国大陆的黑名单,看重尊严的其他华人社区也都应盯上这类人,找机会给予她惩罚。

    我们民族总体上过于内敛,对在海外打击侵犯我们利益的人、包括打击那些民族败类一般不太主动。其实我们可以泼辣些,敢于把我们的态度和意志也向其他族裔传送,很多族裔都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榜样。隐忍不会带来尊重,只能带来更大的侮辱与伤害。

海外华人在受到欺负时做何反应,这会与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整个华人社会是否通过某种形式和渠道对他们来说“靠得上”有关。过去我们整个民族没有力量,无暇顾及海外同胞的事情,今后这样的情况应逐渐有所调整。

无论持有哪国国籍,海外华人都不应为了他们的肤色、尤其不应为了中国崛起所产生的影响受到不公平对待。中国崛起逐渐应当为他们在海外的身份加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很大程度上只能是“自然的”过程,但中国社会、尤其是民间社会不应在这当中毫无作为。

无论通过什么方式要打击几个林珊如这样的“奸”,那样的话,海外华人社区就会受到鼓舞,一些排华极端人士也会有所顾忌。犹太人在这方面的一些经验或许值得我们借鉴。(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