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疫苗贪腐案,多家上市公司中枪  

2017-01-16 12:22:09|  分类: 健康与卫生(人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

2017-01-16 07:58:52来源:健康

疫苗贪腐案,多家上市公司中枪 - 天在上头 - 我的信息博客

科兴生物的甲流疫苗生产基地,工作人员正在查看标签。作为在北美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他们或将因涉案遭到美国证监会调查。(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月12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疫苗贪腐案,多家上市公司中枪 一人把关报审,全家一齐受贿》)

科兴生物、辽宁成大生物、浙江天元、成都康华、百泰生物、北京民海生物等近十家国内知名疫苗生产企业,纷纷涉案“中枪”。

“只要在规定的时限内,批快批慢都不违规,但对于企业来说,上市快慢却生死攸关。”

近年来,食药监总局正逐步推进药审改革。各项新政都将简化药品审评程序,提高审评效率。

时隔近两年后,消失许久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原副主任尹红章,重回公众视线。但这一次,是在法庭。

2017年1月3日,因利用职权为北京、辽宁、上海等多家疫苗企业在药品申报、审评上“开绿灯”,单独或与妻子郭素英、儿子尹雨晨非法收受或索取财物356万余元,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尹红章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其妻郭素英因帮收150余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子帮收107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我们正准备上诉。”1月5日,尹红章和尹雨晨的律师分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自己有钱不用却向企业“借款”买房,收受药企老总赠送的“工艺品”象牙,收钱帮知名药企插队审批,儿子在企业吃空饷……随着涉案细节的首度披露,科兴生物、辽宁成大生物、浙江天元、成都康华、百泰生物、北京民海生物等近十家国内知名疫苗生产企业,纷纷涉案。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9月起,尹红章担任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以下简称药审中心)副主任。此前从2002年开始,他担任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一职。

“这两个部门权力极大,几乎扼住了药品过审的命脉。”一家疫苗生产企业负责人陈恕(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药审中心负责药物的技术审评,根据审评意见,药品注册司决定是否予以注册。

“只要在规定的时限内,批快批慢都不违规,但对于企业来说,上市快慢却生死攸关。”陈恕说,正因为此,药企愿意花大价钱,通过行贿加速药品审批。更何况,疫苗生产企业面对的,是一个高利润且高潜能的市场。

谁赢得时间,谁就赢得金钱,这是任何一家药企都明白的道理。一场缩短审批时间的权力寻租“游戏”,就此展开。

科兴的“生意经”

作为唯一一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科兴生物的涉案,无疑最令人关注。判决书中提到的行贿人员,正是科兴生物的总经理尹卫东。

令公司头疼的事情,似乎才刚刚开始。2016年12月14日,尹红章妻子郭素英的一审判决书甫一公布,科兴生物的股价就开始了持续一周的暴跌。12月21日这天,股价一度重跌7.08%。

不甘心投资受损的美国投资者开始了维权行动。当晚,美国Rosen法务公司、美国股东维权诉讼公司Goldberg发布公告,征集因股价下跌导致的投资亏损受害者,准备发起针对科兴生物的集体维权诉讼。

“重大不利消息未及时向投资者披露,这违反了美国证监会和纳斯达克的相关规定,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应由责任方承担。”长期从事国际诉讼索赔的律师郝俊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根据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向政府官员行贿属于严重犯罪,美国证监会或将对科兴生物展开调查。

在科兴生物,审计委员会的内部调查已经展开。结果尚未公布,但看上去科兴并不悲观:“根据判断,公司或行政总裁尹先生不会被提起任何法律诉讼或政府调查。”

根据北京市一中院公布的刑事判决书,1995年前后,尹卫东便与尹红章结识。2002年尹红章调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后,科兴生物先后申报过甲肝疫苗、SARS疫苗、甲流疫苗等项目。为了能在药品审批上获得“关照”,两人一直保持经济往来。

2011年夏天,尹红章购买的怀柔区小产权房要支付30万元尾款。尹红章决定向尹卫东“借款”。

“口头上说是借钱,其实就是要钱。”尹卫东心领神会,担心直接塞钱给尹红章会有麻烦,妻子替他出面,将30万元给了尹红章的妻子,并签订一份“借款协议”。

此后,关于买房款的事,双方谁也没再主动提起。

“尹卫东之所以给我送钱,是为了能在药品审批上获得照顾,我也确实帮助过科兴公司推动审批进程。”尹红章承认。

正是在2010年12月至2011年间,科兴生物旗下公司的腮腺炎减毒活疫苗注射剂、大流行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注射液、风疹减毒活疫苗注射剂,分别得以批准注册生产、用于国家储备或进行临床试验。签发综合审评意见的,是当时已调任药审中心副主任的尹红章。

北京科兴的官网显示,公司的疫苗产品种类繁多,包括甲肝灭活疫苗、甲肝乙肝联合疫苗、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甲型H1N1流感疫苗等。虽然目前披露的判决尚未涉及疫苗的质量问题,但疫苗生产商和监管者之间不可告人的交易关系,还是将外界猜测的目光引向了产品质量。

尤其是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主要针对6-35月龄婴幼儿对EV71所致手足口病的保护。一旦出现安全隐患,将严重影响婴儿的健康。

“公司认为,这是尹总的个人行为,跟疫苗质量扯不上关系。”科兴生物媒体部以尚未二审宣判为由,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该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从2006年1月起,我国对所有预防用的上市疫苗全部实行“批签发”管理,每批疫苗上市或进口时都会接受强制性检验、审核,不合格产品不会流入市场,“我们对于公司疫苗产品的质量很有信心”。

疫苗贪腐案,多家上市公司中枪 - 天在上头 - 我的信息博客

2009年11月5日,北京上地,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甲流疫苗生产基地,工作人员在全无菌条件下工作。(东方IC/图)

审评快慢,全靠“一支笔”

用到人体的每一支疫苗,理应经历严格规范的审评流程。技术审评,正是疫苗上市注册的重要环节之一。

国家联合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杨晓明表示,在所有动物安全性评价的前提下,理论上已经确保了疫苗的安全有效、质量稳定,这时可以向国家药监部门申请临床试验。

根据疫苗预防与治疗的不同类型,申报者一般需要递交11-31套资料,由药审中心的各技术部门对全套资料进行审评。在此过程中,专家和企业需要多次沟通,补充完善各种试验或申报资料,之后国家药监部门才会给发放疫苗临床批件。这个过程,一般需要2-5年。

“通过真实的试验数据,最大程度地证明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可控性,解除审评人员的担忧。”药审中心副研究员高恩明这样解释技术审评的目的。

针对审评过程中的疑难问题,药审中心需要通过内部会议的方式,集体讨论分析后作出决定。如果仍然不能形成明确的审评结论,还需要邀请本中心外部专家进行讨论。

但技术审评的严肃性,却常常因为尹红章打了折扣。

2010年,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大生物)一项疫苗申报的临床试验方案缺少一次实验数据。第一次审评会议中,药审中心内部存在分歧。但第二次审评会议上,在尹红章的“推动”下,申请顺利过关。不久之后,时任成大生物总经理庄久荣将100万元以“经营期货”为名,汇至尹红章之子尹雨晨的账户中。

2011年,庄久荣成立了一家生物公司。此后每个月,尹雨晨都会收到该公司打来的“工资”。但实际情况是,他没在这家企业工作过一天。

南方周末记者向成大生物董秘办发函询问行贿事件,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作为药审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并没有最终的决定权,但在收受了企业的钱款后,他却能直接影响审评进程。

2011年12月,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康华)总经理周蓉,拎着一个装满花椒的纸袋来到成都锦江宾馆。她以有事“咨询”为名,终于在酒店大堂等到了参加会议的尹红章。

见面后,周蓉先是介绍了公司的情况,之后委婉地提到,公司的一项疫苗未获得审批,请尹红章“理解”和“支持”,并将“土特产”送给了尹红章。纸袋里装着5万元现金。

按照尹红章的供述,此后经他签字审批,成都康华生产的疫苗通过了技术审评。

曾遭人大代表实名举报

2014年,尹红章曾遭河南省人大代表、依生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生生物)董事长张译实名举报。原因还是“疫苗那些事”——渎职及滥用行政职权,设卡“刁难”药企的新药审批。

2006年4月,经过三年的临床前研究和试验,张译将“流感全病毒鼻腔喷雾灭活疫苗”提交至国家药监局申请临床试验注册。2008年11月,药审中心综合审评意见,建议批准该药进行临床试验,并报送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审批。

按照程序,在药审中心提出“同意进行临床试验”的报告后,生物制品处应当依法签发《药物临床试验批件》。但奇怪的是,生物制品处既没有发放《药物临床试验批件》,也没有按照不符合规定的情况,发放《审评意见通知件》,而是以“审评处理意见单”的形式,将审批项目退回。时任生物制品处处长的,正是尹红章。

食药监总局给出的解释是:依生生物有过疫苗抽检不合格的历史,所以不予签发。但生物制品处作为行政审批机构,给药审中心发放“审评处理意见单”,法律依据何在?

“既负责行政审批,又管技术审评,给出倾向性意见直接插手审评工作。”张译对此很生气。

在此后长达两千余天的等待中,药审中心又先后三次要求依生生物补充材料。而按照《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规定,药审中心在技术审评过程中,应当一次性发出补充资料的通知。

但最终,依生生物还是没能等来想要的结果。2011年12月8日,药审中心召集两位专家参加“扩大综合审评会”,得出结论:本品动物保护力试验结果不能提示本品具有黏膜免疫保护作用,不支持本品进行临床试验。巧合的是,当时尹红章已调任药审中心,担任副主任一职。

“中国医学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做的雪貂试验报告明确显示,100%的试验动物产生了具有保护作用的抗体。”张译称,这一结论与事实不符。

为了该款疫苗的研发,依生生物投入了至少650万元。临床试验被否意味着长时间的努力付之东流。

药审体制之弊

尹红章任职的药审中心,是食药监总局的直属单位之一。国家对药品上市实行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的前提是技术审评。药审中心,就是负责对所有新药、进口药、仿制药进行技术审评的部门。这一环节直接决定了药品能否上市,以及上市的快慢与否。

2003年,云南一家生物企业的刘姓经理与尹红章相识。从2007年起,每年春节,他都会请尹红章及家人在北京吃饭、喝茶,每次都会送些现金。

2012年至2013年间,这家企业向食药监总局提交了一种疫苗申报。起初,因为使用标准低,申报遭到反对。按照正常程序,公司退审后必须重新排队申报。但在尹红章的“安排”下,公司以补充提交的方式,先补交材料,再临床试验。如此一来,这家企业在审批程序上至少节约了3-5年时间。

国内的疫苗市场由一类疫苗(免疫规划)和二类疫苗(自费)两部分构成。一类疫苗由政府采购,价格相对低廉,主要针对儿童,由国家免费提供,市场规模稳定。相比之下,消费者自愿接种的二类疫苗享有灵活的定价权,各省的备案价格多由疫苗生产商制定。通常而言,人用疫苗行业的毛利率普遍在70%以上,部分产品的毛利率超过90%,远高于医药行业的平均水平。

不过,国内药品审评程序的繁琐、冗长,却是药企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公开资料显示,食药监总局药审中心下设化药药学一部、药理毒理学部、化药临床一部、生物制品药学部等9个核心部门,各部门按照药品种类进行分工。

“中国药审中心实际在岗的也就一百三十多人,而且骨干流失比较多。最近这三年,第一线的评审员流失了1/3,到企业去他们的工资收入大体相当于现在的10倍。”在2016年2月的一次采访中,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道出了“小马拉大车”的窘境。美国FDA的药品审评和研究中心,工作人员多达5000人。

药品评审缓慢,也为垄断式权力提供了可趁之机。在高工作量和低薪资面前,审评人员往往难以抵挡诱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陈恕调侃。

和药审中心类似的技术部门,还包括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药品评价中心、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等。高度的专业性、监督制约的不足,使得这些部门很容易陷入权力寻租的漩涡。

2009年,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调研员卫良“落马”。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卫良涉嫌违规为25家公司在药品注册、审批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47万余元。

此后,原国家药监局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孔繁忠,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的祁自柏、白坚石、陈继廷等也相继接受调查。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技术官员。

好消息是,最近两年,食药监总局正逐步推进药审改革。仿制药质量和疗效的一致性评价,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的试点,将简化药品审评程序,加快审评速度,提高审评效率。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