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首起公益组织环保诉讼败诉案 “常州毒地”案原告被判“天价诉讼费”  

2017-02-04 09:13:34|  分类: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京报· 2017-02-04 02:30:32
        昨日,“常州毒地”案原告之一、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收到江苏常州市中院的民事判决书,并首次公开发声称,将积极准备上诉,并提请审计署对污染地块流转、处理中所涉的资金问题进行专项审计。对一审判决要求原告两方支付的189万余元“天价诉讼费”,中国绿发会已进行公开募捐,但每个个人限捐2元。


2016年4月19日,常州市辽河路常州外国语学校对面空地上,土地被挖开施工。由于之前化工厂坐落在此几十年,学生家长认为此处污染对学生的健康造成影响,近日,此处开始进行树木的种植,工作人员称,这里将建成一运动公园。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中国绿发会称将积极准备上诉,并提请审计署对污染地块所涉资金问题进行专项审计

  新京报讯 昨日,“常州毒地”案原告之一、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收到江苏常州市中院的民事判决书,并首次公开发声称,将积极准备上诉,并提请审计署对污染地块流转、处理中所涉的资金问题进行专项审计。

  此外,对于一审判决要求原告两方支付的189万余元“天价诉讼费”,中国绿发会已进行公开募捐,但每个个人限捐2元。

  首起公益组织环保诉讼败诉案

  去年4月,常州外国语学校环境污染事件引发关注,先后600余名在校生疑似因化工厂污染地块中毒。4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简称“自然之友”)正式向常州市中院递交了环境公益诉讼立案材料,中国绿发会也作为共同原告加入此案,对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提起公益诉讼。

  今年1月25日,“常州毒地”案一审宣判,常州中院肯定了本案诉讼标的具有公益性,但驳回原告自然之友与中国绿发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9.18万元,由两原告共同负担。

  据了解,这是2015年新《环保法》实施以来,社会公益组织提请环保公益诉讼首起败诉案件。

  公开募捐189万诉讼费 个人限捐2元

  昨日,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表示,针对189万“天价诉讼费”,中国绿发会将向社会发起募捐,并且规定个人只能捐2元,但单位捐款数额不限。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为参与治理雾霾而成立的“建设美丽京津冀环保法律服务中心”就为此捐助2万元

  “我们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引导更多人参与到绿色公益诉讼中去。”周晋峰说。

  在某平台发起的募捐上,中国绿发会声明,募捐总额采用了常州毒地案判决两原告共同承担的案件诉讼费,如果因为另一原告坚持自己负担自己部分,或终审判决不同等原因,募捐善款支付本项费用有节余时,余款将并入绿会环境公益诉讼基金,用于维护公众环境利益的环境公益诉讼。

  据周晋峰介绍,中国绿发会昨天刚收到判决书,会在上诉期内递交上诉状。“我们将尽一切努力进行上诉,通过申请信息公开、请求对涉案土地的资金流转情况进行审计,专家的研讨论证,现场调查等方式,把此案的二审做好。其中,将重点向审计署发出请求,对污染地块的转让修复涉及的资金进行专项审计,并希望公开审计信息。”周晋峰说。

  ■ 追问

  由政府组织修复 污染企业无责任?

  判决书显示,江苏省常州市中院认为,涉案地块的环境污染修复工作已经由常州市新北区政府组织开展,环境污染风险得到了有效控制,两原告(自然之友、中国绿发会)的诉讼目的已在逐步实现。因此,“对两原告提出的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险或赔偿环境修复费用、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判决书提到,涉案地块于2009年由常州市新北国土储备中心协议收储并实际交付;常州市政府正在实施环境修复的过程中,三被告并无可能取代政府实施环境修复行为。

  根据判决书,常隆公司、常宇公司、华达公司共同辩称,三被告不是案涉地块土壤污染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根据国务院《土壤污染防止行动规划》等相关规定,土壤使用权依法转让的,受让人是环境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案涉地块已多次依法转让,故三被告不再是土壤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云生则表示,《侵权责任法》第65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判决已经确认被告污染环境并造成损害,被告理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 对话

  巨额费用会让公益诉讼知难而退

  昨日,新京报记者就“常州毒地”案败诉独家对话了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周晋峰表示,“常州毒地”案从未想过会败诉,将打到最高院。

  事实清楚 从来没有想到会败诉

  新京报:为什么要对这起案件提起诉讼?

  周晋峰:首先,这起案件具有典型性,涉及土壤、水污染等。原有的化工厂虽然已经搬走了,但是污染的土地没有得到治理。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其次,这件事造成的后果比较严重。多年后,在修复治理过程中,造成次生危害,对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健康造成影响。基于这两点,中国绿发会作为法律赋予权力的组织,决定提起诉讼,将事件引入法律途径,得到公平的解决。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想到会败诉?

  周晋峰:从来没有想到会败诉。因为事实清楚,污染者确定,污染的后果没有得到修复。并且也是社会高度关注的案件。

  常州中院拒绝免交诉讼费申请

  新京报:一审要求两家公益组织承担189万余元的诉讼费,你怎么看?

  周晋峰:近200万的诉讼费要两家自负盈亏的公益组织承担,按照规定,环保组织的环保诉讼费用是可以提请缓交和免交。我们认为,常州中院对环境诉讼的认识是很肤浅的,导向作用是负面。他们的目的,就是用巨额的诉讼费用,让环保组织对环境公益诉讼知难而退。

  新京报:既然可以免交或者缓交为何一定要募款缴纳?

  周晋峰:对于我们免交诉讼费的申请,常州中院并没有同意。并且,我们环保组织也是法律的践行者,诉讼就有败诉风险,虽然我们认为判决很不合理,但是对诉讼费的判决生效,按照法律规定,我们就要做好缴纳罚款的准备。

  新京报:为什么个人要限捐2元?

  周晋峰:主要目的是让更多公民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扩大公众参与环保诉讼的热情。公众参与在环保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要想彻底把中国的环保问题解决,必须要有广泛的、实实在在的公众参与。

  新京报:当地学校家长或者其他社会人士对判决有何反应?

  周晋峰:我们收到很多支持。觉得判决不可理喻。

  若再败诉将坚持打到最高院

  新京报:“常州毒地”案一审败诉有没有被打击信心?

  周晋峰:没有。环境公益诉讼毕竟是新生事物,遭受挫折可以理解。我们寄希望江苏高院对错误判决给予纠正。如果没有纠正,我们会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

  新京报:你觉得这起案件有何意义?

  周晋峰:这起案件也创造了一个“第一”,成为社会公益组织提起环保公益诉讼第一起败诉案件,但这遏止不住环境公益诉讼。我认为这起案件也会有积极意义,如果腾格里沙漠环境公益诉讼解决了原告资格问题,“常州毒地”案可能解决诉讼费用问题。

  ■ 背景链接

  常州毒地案

  2015年12月开始,刚刚搬进新校区3个多月的常州外国语学校学生们,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皮肤过敏、咳嗽、流鼻血、呕吐、口腔溃疡等不良反应。与学校一路之隔约26万平方米的地块,彼时正在进行土壤修复施工,家长们因此怀疑“毒地”是引发孩子们身体不适的原因。

  2016年4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简称自然之友)向常州中院递交了环境公益诉讼立案材料,中国绿发会也作为共同原告加入此案,对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提起公益诉讼。

  今年1月25日,“常州毒地”案一审宣判。常州中院对两公益组织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件诉讼费189万余元由两公益组织共同承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