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解放军陆军集团军由18个调整为13个 番号公布  

2017-04-27 18:38:49|  分类: 地区政治与地缘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军报记者
    解放军陆军集团军由18个调整为13个 番号公布 - 天在上头 - 我的信息博客
    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

记者:有消息称,陆军集团军将会启用新的番号。请介绍集团军调整改革的相关情况。

杨宇军:中央军委决定,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番号分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五、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和八十三集团军。调整组建新的集团军,是对陆军机动作战部队的整体性重塑,是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迈出的关键一步,对于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具有重要意义。

原18集团军资料

2013年,中国政府发表首部专题型国防白皮书介绍:我军18个集团军分别隶属于7个军区。

沈阳军区下辖第16、39、40集团军,北京军区下辖第27、38、65集团军,兰州军区下辖第21、47集团军,济南军区下辖第20、26、54集团军,南京军区下辖第1、12、31集团军,广州军区下辖第41、42集团军,成都军区下辖第13、14集团军。

相关报道

陆军18个集团军的“前世今生”

201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也是我军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启动以来关键之年。作为本轮军改的重点,对陆军基本战役军团也就是集团军的调整改革已经启动。

因此,在这个历史节点上驻足回望,尤其是对其历史进行梳理与总结,会帮助我们更加深刻地了解和认识这支从南昌城头走来的人民军队,是如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历史征程中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解放战争初期野战兵团的出现

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以及鄂豫皖等较大苏区的红军部队中就设有纵队以及军的番号,只是由于装备简陋且又各自为战,所颁番号不仅重复繁杂,而且大多名不副实。后来,随着红军力量不断壮大,中共中央军委从1930年开始陆续统一颁发各地红军番号。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由红军主力改编的八路军(后更名为“第十八集团军”),以及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改编的新四军在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下,放手发动并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战斗,自身力量也得到空前壮大。

到抗战胜利时,我军虽然仍然沿用八路军、新四军番号,但是内部统帅体制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军队总人数也从抗战初期的5万余人,发展成为一支拥有120万正规军、260万民兵的武装力量。

内战爆发后,八路军、新四军的称谓逐渐停用。1947年2月10日,朱德第一次以“人民解放军总司令”的名义与毛泽东主席共同签署了组成陕甘宁野战集团军的命令。各地八路军、新四军及东北民主联军也陆续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并着手扩建野战纵队。其中除华东和东北野战军的纵队下辖师级编制的部队,其余都是下辖旅级编制。

解放战争后期全军展开正规化建设

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全国形势开始发生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的重大变化。人民解放军总兵力也由内战初期的127万人发展到280万人,其中正规军(野战军)149万人,与国民党军比例进一步缩小为1:1.31。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于1948年9月8日至13日,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亦称“九月会议”)。根据毛泽东主席在会议上提出的“由游击战争过渡到正规战争,建军五百万,歼敌正规军五百个旅,五年左右时间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总目标,会议讨论并通过了由中央军委副主席、代理总参谋长周恩来起草的《解放战争第三年年军事计划》,提出:“以建军500万为目标,用三年时间‘将现有51个步兵纵队、168个旅’发展至‘步兵纵队70个,步兵师或旅210个’的指示。”

在这种情况下,1948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关于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开始将野战军以地名划分为西北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东北野战军,并在全军范围内实施统一的体制编制,将军(纵队)的番号由当时的55个增加到70个,其中的空额留待将来建立。

其具体顺序为:西北建制军的番号为第1至第7军;中原建制军的番号为第10至第17军;华东建制军的番号为第20至35军;东北建制军的番号为第38至56军;华北建制军的番号为第60至70军。就在此项工作进行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在东北、中原以及华北广大地区展开的战略决战相继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鉴于全国战场的急速变化,1949年1月中央军委又将全军野战部队以番号顺序整编为4个野战军、16个兵团、51个军,兵团以下各级一般按“三三制”编组。每个军下辖三个步兵师9个步兵团以及数量不等的炮兵、工兵和通讯兵。

西北野战军于1949年2月1日更名为第一野战军,下辖2个兵团7个军:原第1、2、3、4、6、7、8纵队更名为第1、2、3、4、6、7、8军。中原野战军于1949年2月5日更名为第二野战军。下辖3个兵团9个军:第10、11、12、13、14、15、16、17、18军。华东野战军于1949年2月9日更名为第三野战军,下辖4个兵团15个军:第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3、34、35军。东北野战军于1949年3月11日更名为第四野战军,下辖2个兵团12个军:第38、39、40、41、42、43、44、45、46、47、48、49军。华北军区下辖3个兵团9个军:第60、61、62、63、64、65、66、67、68军。

除此之外,第32、50、58、69、70军虽然后续都被授予军的番号,但大都不在野战军的编制序列中且除第50军外存在时间不长。由于整编过程中第一野战军所辖第8军奉命改编为绥远军区而撤编,因此本轮整编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实有兵力为16个兵团、51个军、218万人。

1949年3月,隶属华北军区的第69军撤编。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撤编的第一个军。伴随着第8、58、70军也先后撤销番号,而同时成立的第19、51军成立并划归野战军序列。在由国民党起义部队改编而成的西北军区独立第1、2军划归西北军区的编制序列后,截止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共出现步兵军番号61个,实有部队57个军。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军实行精简整编

新中国成立之初,解放战争尚未结束,朝鲜战争也随后爆发。我军根据实际情况先后组建第11、49、54、55、69军共5个军,其中第11、49、69军为撤编后重建单位。而同时期新疆民族军和国民党起义部队也相继改编为第5、9、36、37、52、53和西北军区独立第3军。

截至1952年年底,在我军原计划组建的70个军的番号中,除第56、57、59军番号没有正式授予外,其余番号已经全部出现。如果算上西北军区独立第1、2、3军,则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已经出现了70个军的番号。

全国解放战争基本结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也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其职能、任务发生了历史性转变。为了建设一支诸军兵种合成、高度现代化正规化的国防军,在军委总部机关以及军兵种领导机构和部队建立的同时,全军也开始大规模精简整编,压缩军队尤其是陆军规模,提高战斗力成为此次整编的重点。

1950年10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国防军陆军部队军暂行编制表》,明确“国防军以军为指挥单位,实行“三三制”编制”;每个军辖三个步兵师,1个直属营、5个直属连、1个教导大队共36440人(不包含作战时配属的野榴弹炮团),其中干部5353人,士兵中战斗人员24576人,非战斗人员6511人。

在本阶段的精简整编中,第2、3、4、5、6、7、9、10、11、17、18、19、25、29、30、32、33、34、35、36、37、44、45、48、49、51、52、53、61、62军以及西北军区独立第1、2、3军共35个军被撤消了番号(其中第11、49军被撤销两次),兵团番号也随之撤销。人员要么集体转隶海、空、公安部队以及改为军区,要么集体转业为建设兵团,到地方从事经济建设。

截至1955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含志愿军)陆军共有12个大军区(1956年7月增加为13个)3个兵团(志愿军第19、20兵团,沈阳军区第3兵团),34个军。其中志愿军5个、北京军区5个、沈阳军区6个、南京军区7个、广州军区5个、济南军区3个、昆明军区2个、武汉军区1个。全军总人数也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550万人减少为333万余人。

从1957年开始,中央军委着手在便于机动作战地区抽调第1、12、15、21、47、63军组建战略预备队,这6个军平时归各军区领导,战时则由统帅部统一指挥。1958年4月,南京军区第22军与守备第14旅组建舟嵊要塞区,原编制撤销。同年10月,志愿军第1、16、21、23、54军分三批从朝鲜撤回国内,重返我军的战斗序列。1961年6月,武汉军区陆军第15军划归空军,改编为空降兵第15军。同年8月,陆军第43军撤销,部队转隶海南军区。我军陆军军的数量缩小到31个。

动荡时期的我军编制体制调整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的国家安全形势日趋严峻。面对周边敌对势力南北战略夹击的军事威胁,党中央提出了“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指导思想。在这一战略思想的指导下,人民解放军在加大战备建设力度的同时调整组织体制,开始扩建和新建部队。其中,除对原有13个大军区进行调整以及将公安军纳入陆军的战斗序列,同时也开始对部分野战军进行调防。从1967年至1975年,全军先后有15个军进行了调防,主要是加强“三北”地区防御力量。

1968年中央军委决定组建陆军第43军和陆军第17军。珍宝岛事件爆发后,中央军委为了进一步加强“三北”地区的作战力量,不仅将战略预备队的数量增加到13个军,还先后组建第11军、第19军、第29军三个军的军部并组(改)建30个陆军师。

截至1969年年底,全军在编人员631万人,陆军36个军,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民解放军历史上人数最多的时期。

除了军队数量发生变化,为了提高部队机动作战能力,1969年2月24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北京军区第38军改编为摩托化军。这是我军第一个摩托化军。改编后的38军下辖3个摩托化师和1个炮兵团、1个火箭炮团、1个高炮团,以及工兵营、通讯营、侦察连、防化连等保障分队。全军编制4.6万人,坦克240辆,汽车3600辆。1971年8月,陆军第27军也改编为摩托化军。

在改编这两个军的同时,全军还在军一级部队陆续增建火箭炮营、坦克团,并将原有的高炮营扩编为团,换装并增加了陆军师的装备。这些措施都增强了当时陆军部队的火力打击能力,尤其是反坦克和防空能力,使陆军部队的合成化程度得到进一步提高。

1973年2月,武汉军区第17军撤编。到上世纪70年代末,解放军陆军军的数量保持在35个。

改革开放初期精简整编与集团军试点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我军建设指导思想随之也发生了巨大变化,重新确立了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总方针和任务。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上世纪80年代,我军先后进行了三次较大规模的调整与改革。

1980年7月,中央军委通过《中央军委关于军队精简整编的方案》,明确提出精简机关、压缩非战斗人员和保障部队,加大特种兵比例。重点是精简编制员额,给部队“消肿”。在本轮改革中,陆军原有的35个军得到了充实,防空和反坦克以及部队的机动性也得到了进一步增强。

随着国家外部环境的改善以及国民经济的复苏,1982年2月,中央军委成立体制改革、精简整编领导小组,确立了以“精兵、合成、平战结合、提高效能”作为改革的主要原则。根据军委下发的《军队体制改革精简编制方案》,开始在北京军区第38军和沈阳军区第39军各抽调一个主力师组建机械化步兵师,并将原属兵种建制的坦克师和大部分炮兵师划归陆军的军,武汉军区第43军也担负起合成集团军的编组试点任务。

1985年5月23日~6月6日,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将军队建设指导思想转变到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上来。会议通过了《军队体制改革、精简编制方案》,作出了裁减员额100万的决定。

在这次精简整编过程中,11个大军区合并为7个,撤销31个军级单位,三总部机关编制人员精简了47%。根据“去老留新”的基本原则,原有的35个陆军军中,第11、19、29、43、46、50、55、60、66、68、69共11个军被撤销番号。剩下的24个军中除两个机械化军,其余的22个军统一整编为集团军,并将装甲兵部队的全部、炮兵、高炮部队的大部分及部分野战工兵部队编入陆军集团军序列。

在此轮改革中,陆军全面淘汰了骡马,实现了摩托化和半机械化,集团军中专业兵种人数首次超过了步兵,装甲兵开始成为陆军的主要突击力量。到了1990年,全军员额减少到319.9万人。

世纪之交的编制调整优化

1993年年初,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制定了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要求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上,加速人民军队的质量建设,提高应急作战能力。为了贯彻这一方针,中央军委提出在军队建设上,要由原来的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

在1997年召开的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我国将在今后3年内裁减军队员额50万。陆军第28、64、67集团军被撤销番号和编制,全军集团军数量也减少至21个。在此次调整过程中,部分集团军开始实行“军-旅-营”编制。

2003年9月,为了进一步压缩规模,优化总部领导指挥体制,改善官兵比例,加强信息化建设步伐。中央军委决定裁减员额20万。陆军第23、24、63集团军在此轮裁军中被撤销番号,部队也转隶其它集团军。

这两次精简整编不仅裁减了6个驻地在长江以北的集团军番号,也改变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军集团军数量“南多北少”的格局,在平衡7大军区集团军数量的同时,也使我军向“精兵、合成、高效”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几轮调整改革过后,人民解放军总员额降到230万人,人民解放军集团军数量降至18个,即:沈阳军区第16、39、40集团军;北京军区第27、38、65集团军;兰州军区第21、47集团军;济南军区第20、26、54集团军;南京军区第1、12、31集团军;广州军区第41、42集团军;成都军区第13、41集团军。

党的十八大后陆军迎来新一轮调整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军队迎来了新的历史发展阶段。2015年12月31日,新的陆军领导机构成立,从而结束了我军陆军人数最多却没有司令部的历史。2月1日,战区成立大会也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根据此前提出的“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原则,原有的18个集团军,重新划归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陆军领导。其中第1、12、31集团军驻扎在东部战区,第14、41、42集团军驻扎在南部战区,第13、21、47集团军驻扎在西部战区,第16、26、39、40集团军驻扎在北部战区,第20、27、38、54、65集团军驻扎在中部战区。与此同时,全军也迎来了新一轮调整。

这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标志性举措,也是我军编制体制以及联合各作战体系的历史性进展。我们相信,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坚强领导下,在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思想的指引下,只要我们坚决贯彻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指示,坚持用强军目标审视、引领、推进改革,我们这支已经走过90年光辉历程的人民军队必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接新的荣光。

(作者:张磊 作者单位:解放军后勤学院)

    

王毅:朝鲜半岛不是中东 爆发战争可能性1%都不行

       2017年04月27日 15:06:16来源:央视新闻
     解放军陆军集团军由18个调整为13个 番号公布 - 天在上头 - 我的信息博客
       朝鲜半岛爆发战争有多大可能?王毅一句话回应

朝鲜半岛局势近来持续紧张。当地时间26日,美国白宫罕见召集全体100名参议员通报朝鲜问题,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可能会采取更为严格的经济制裁举措。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6日在德国表示,呼吁各方都不要再采取进一步激化矛盾的行为。

美国白宫罕见召集参议员通报朝鲜问题

当地时间26日,美国参议院全体100名参议员前往白宫,听取有关朝鲜问题的简报。

按照惯例,白宫官员会定期去国会,就外交事务向议员进行闭门吹风,参加吹风会的议员人数也不会很多,地点也会选在国会一个地下装有防窃听装置的房间。而此次参议院全体100名议员全部前往白宫参加吹风会,实属罕见。

对于通报的内容,外界非常关心。有美国媒体分析称,特朗普可能会通报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比如空袭的措施。不过在会后,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朝鲜追求核武器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紧迫威胁,也是美国外交政策需要应对的优先选项。美国总统特朗普旨在通过加强经济制裁、地区合作等措施,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

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也表示,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可能会采取更为严格的经济制裁举措。

王毅:半岛哪怕只有1%的可能爆发战争也不行

当地时间2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柏林与德国副总理兼外长加布里尔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各方均应全面、完整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问题决议。中方呼吁各方都不要再采取进一步激化矛盾的行为。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我们认为持续进行核导试验,当然违反安理会的决议,而不断在半岛周围实施军事演习,显然也不符合安理会决议的精神。

王毅说,当务之急是推动半岛核问题尽快回到对话谈判轨道。中方的目标坚定不移,那就是实现半岛无核化,建立半岛和平机制。中方愿为此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至于爆发战争有多少可能性,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不行,朝鲜半岛不是中东,这个地方一旦出现了战争,那后果是不堪设想。”

韩美日动作频繁 不断举行军演

尽管局势持续紧张,但韩美动作仍不断。韩美两军26日在韩国首都首尔东北部的抱川市再次进行“2017综合火力演习”。这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实弹火力射击演习。本月13日,21日分别举行了一次。

2000名韩美士兵参与26日的演习。包括K2坦克、多管火箭系统、阿帕奇直升机、A—10战斗攻击机等250件军事装备投入演习。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前往现场观看,同时,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也在现场观看,根据民调机构“盖洛普韩国”目前的民调显示,文在寅在多位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中领跑。

而日本方面,日本航空自卫队两架战机在冲绳东部空域,与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搭载的舰载机进行了联合训练,并称,这是为了加强对朝鲜的牵制。

朝鲜:若半岛生战 美将负全责

据朝中社26日报道,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当天谴责美国拟就朝核问题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会议,称美国力推对朝鲜新的制裁是“贼喊捉贼”。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还表示,导致朝鲜拥核的根源在于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而朝鲜曾数次把美对朝侵略性军演问题诉诸安理会,但都无果。朝鲜外务省同时称,如果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美国将负全责。

此前一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东部前线观看了朝鲜人民军多军种联合打击演习。 

朝中社报道说,这次演习是朝鲜人民军迄今举行的最大规模多军种演习,内容包括,潜艇向敌舰发动鱼雷攻击、海面低空飞行飞机向目标投弹,以及300多门大口径自动火炮同时向海面目标开火。

早前报道

外交部长王毅:朝鲜半岛危险局面值得高度警惕

外交部长王毅14日在北京与法国外长艾罗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在回答中方如何看待当前半岛局势时,王毅表示,最近一段时间,美韩和朝鲜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这种危险局面的确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和警惕。

王毅表示,中国一贯坚决反对任何加剧局势紧张的言行。历史一再证明,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对话才是唯一出路。在半岛问题上,不是谁放出的话更狠,谁扬起的拳头更大,谁就能赢。一旦真的发生战乱,结局只会是多输,没有谁能够成为赢家。为此,我们呼吁各方不管是在口头还是行动上都不要再相互刺激,相互威胁,不要把事态搞到难以挽回和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管是谁,如果要在半岛生战生乱,那就必须为此承担历史责任,为此付出相应代价。

王毅强调,中国人常说“危”中有“机”。在半岛紧张加剧之际,我们也注意到,包括重启对话谈判在内的一些理性声音开始回归。这正是我们努力寻找和应该抓住的机会。中方已经提出了“双轨并进”思路以及作为启动对话第一步的“双暂停”倡议,中方愿将此进一步细化,适时提出可操作的具体方案。同时也愿以开放态度,接受各方的有益建议。复谈的方式也可以灵活,只要是对话,正式或非正式,一轨或二轨,双边或三方、四方,中方都愿给予支持。

外交部:一直在密切关注半岛有关动向

据新华社电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4日在回答有关朝鲜半岛形势的提问时说,中方一直在密切关注有关动向。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美联社报道,朝鲜已经准备好再进行一次核试,还有报道称,朝鲜现在已经开始疏散部分民众,中方对此有没有做些应对准备?现在还有一些中国人赴朝鲜,中国会不会作些提示?

“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也一直在密切关注有关动向。”耿爽说。

耿爽说,这里我想说的是,首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有关涉朝决议,明确要求朝鲜方面要放弃所有核计划,停止所有相关活动,这点是有非常明确的规定的。

第二,当前半岛局势复杂敏感,我们多次呼吁有关各方都要保持冷静克制,不要采取可能加剧半岛局势紧张的行动。类似这样的行动都是不负责任的,也将是危险的。

第三,中方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推进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有关问题。中方将继续与有关各方保持密切沟通,为实现上述目标做出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