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信息博客

收集大千世界信息,分享大千世界信息。

 
 
 

日志

 
 

上海爷叔无偿照顾邻居母女25年-晨报君 城事, 热点新闻, 电子报 2017-06-26  

2017-06-26 08:57:32|  分类: 上海有关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玉生坚持照顾邱家母女25年 /康健街道供图

晨报记者 李 芹

对于家住徐汇康健街道长兴坊的邱家姆妈孙银妹来说,这一生可谓命运多舛:年轻时,女儿患上了精神疾病,自己也是体弱多病;到了中年,丧夫又丧子。破碎的家庭,未来都已渺茫。
没想到,老邻居张玉生却买菜送饭坚持照顾了她们母女25年,直至两人离世。从一头乌发到如今华发几许,这位64岁的上海爷叔却一如既往的低调,淡淡地说:就是个举手之劳。

 

  命运的玩笑猝不及防

 

张家和邱家的感情还得从当时的卢湾区斜三居委说起。
张玉生与邱家儿子年龄相仿,同住一处弄堂,两人自小就是玩伴,而邱家小妹邱玉琳在弄堂里年龄最小,自然成了大家伙的小妹妹。“小琳读书不聪明,但懂事嘴巴甜。”张玉生回忆说,邱玉琳早早地进厂当了工人,可没想到的是一次中班下班途中的意外,让这个姑娘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当时,得知邱玉琳直到凌晨1点还没回家时,弄堂里的老邻居都主动打着手电出去寻找。找了整整一个晚上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邱家小妹衣衫不整,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经医生确认患上了精神疾病。邱家姆妈第一次感到天塌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虽然邱家小妹的病情时好时坏,但整体还算波澜不惊。
1992年,张家和邱家先后搬进了位于徐汇康健地区的长兴坊小区。张家68号,邱家79号。老邻居还是老邻居!
住房条件改善了,邱家儿子邱光生的水产小生意也开始有点模样。原本,邱家姆妈以为苦日子会慢慢地开始变甜,厄运却再次来临。就在搬进新房快一年的时候,邱光生突发脑溢血。张玉生还记得那个凌晨,他和邻居们将邱光生送到医院,医生宣判回天无力。邱家姆妈的情绪当场就失控了。因为就在儿子撒手人寰之前,丈夫“老广东”也刚刚离开人世。体弱多病的自己,身患疾病的女儿,想想未来的日子,邱家姆妈悲痛甚至绝望。
看着这个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困难家庭,张玉生于心不忍,看不下去了。“这个家庭困难到什么程度?当时大家拆迁都是装修后才住进去的,这个家为了省钱,毛坯房就住进去了。所有的家具都是不成套的,都是我帮着找人家不要的二手家具,一点点配起来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张玉生的上海话里时不时会蹦出几句刮辣松脆的苏北话,原因无他,因为孙银妹只会说苏北话,两家交流多了,张玉生说苏北话也成了习惯。
时间一天天流逝,“有事情找张玉生”开始成为母女俩的习惯,张玉生渐渐成为支撑这个困难家庭继续向前的“靠山”。邱玉琳比张玉生小11岁,按道理应该唤张玉生一句哥哥。但她从来不叫哥哥,而是直接喊“舅舅”。对于邱玉琳来说,“舅舅”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称呼,而是一种认可与信赖。

 

  “买菜舅舅”的精打细算

 

不过,张玉山则自嘲是“买菜舅舅”,因为他要负责母女俩的“开门七件事”,将每月几百元的固定菜金精打细算。每天晚上,他都会和小琳聊聊天,顺便问问她第二天想吃什么。说到这个吃,还有讲起来颇为心酸的故事。
邱家姆妈常常担心自己会比女儿先过世,因此对于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家里没有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不说,连日常的水电煤是能不用就不用,遇上女儿病发在精神病医院治疗,常常一碗青菜对付几顿。“你不知道,看着那些只有几个字的账单,我们心里难受哦。”
正因为如此,邱家姆妈常常阻止女儿吃“时鲜货”和“高价菜”,有时候女儿不听她的,还会生气和女儿吵上几句。几百元的菜金没法天天让小琳吃到最喜欢的虾,为了减少母女俩的矛盾,张玉生就时不时地自掏腰包给母女改善伙食。
“姑娘命苦,也只能在吃上面找点乐趣了。”他十分理解邱玉琳。因她爱吃馄饨和饺子,每两个月,他都会让妻子在家包好馄饨或者饺子给邱家母女送过去。“我吃30个,妈妈吃10个”,张玉生一边比划着、模仿着当时邱玉琳的样子,眼角却不自觉地有泪水溢出……
邱家没有冰箱,每次包馄饨和饺子都要算好日子。时间一长,长兴坊的邻居们都知道了。一到日子,就会有邻居在张玉生楼下打趣:“馄饨包好了吗?你外甥女来要来拿馄饨了。”

 

  25年的坚持画上终止符

 

生活,有时候深藏着旋涡和湍流。
就在张玉生身体慢慢康复的同时,又一个厄运降临到了邱玉琳的身上,她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尽管及时进行了手术没危及生命,但由于邱玉琳本身的特殊状况,为防止刺激精神病发,有些药甚至化疗都无法使用,她常常只能承受病痛。每每痛得受不了,邱家小妹的情绪就会失控。有一次,又要冲出家门,邻居们没拉住,赶紧找来张玉生。见到“舅舅”,小妹安静了,跟着“舅舅”回了家。“只能连哄带骗,我知道她也苦。”对于自己看着长大的邱小妹,张玉生很是心疼。
去年下半年,小妹癌症复发,来势汹汹,仅仅3个月后便离世。
这位舍不得浪费一分钱的母亲到死也不敢相信:小琳怎么就比自己先走了呢?“小琳噶来了,小琳来找额了……”(苏北话:小琳回来了,小琳来找我了。)自从女儿离世后,孙银妹常常摸着女儿睡过的那一半床,女儿常坐的位子,时不时地和张玉生叨叨。
仅仅半年不到,本就体弱多病的孙银妹在失去了女儿后,也离开了人世。
今年清明,张玉生和邱家的几位亲属一起,将母女两人落了葬。
“25年了,我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如今,每隔一段时间,张玉生还会和母女的亲戚到邱家坐上一坐,聊聊过往、打扫房间,仿佛邱家母女还未离去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